梁平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8824|回复: 81

袁驿老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7 20: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千结千梦 于 2018-3-17 21:10 编辑

       老街从丹凤场到猪耳八场口,延绵五里,伴着袁驿河,也分上河坝、下河坝。丹凤场,名字雅些,一听就知道是老夫子给起的,自然是袁驿老街的起源。由东向西生长出去,往后便把卖猪仔的街尾叫得通俗易懂了
IMG_7140.JPG
       叫它老街,不是针对某一代袁驿人来说,而是因为它从清朝就有了,想不老也老得够可以了 。
      奶奶总说:“两个菩萨面对面,两个菩萨背靠背”,稍大才知道那些一只手都数不过来的什么宫,是解放前老街周围那些庙宇。禹王宫、元田宫、万圣宫、神龙宫……老爸就在文昌宫读的初小,虽没见到那些面对面背靠背的菩萨,最后剩下的孔夫子像却是看到的。我跟伙伴们跑得野了的时候,也到过兴山村福星山。那种高大的院墙、纵深的石室、阴冷的空气总带着神秘和压抑,随时都会有青面獠牙的鬼怪要把我抓去……立即,我就会随着旁人跑开。
      老街上,最热闹的还是电影院。袁驿电影院算是相当大气了,当时能有近千人的座位,堪比县城北门电影院的架势。格局大致一样,前面几级台阶,上去就是售票窗口,再大门入场,看完几个边门散场。一般都是晚七点开场,除了门市卖零食,还有临时摊贩,更有在电影院推着小车流动叫卖的。当然,袁驿豆腐干是必不可少的,其它就丰俭由人了……
      印象当中,电影院总是满场,很多时候有钱都买不到票。遇到我这种老实孩子,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稍大的孩子翻厕所院墙,而我只能央求父母带我进去。幸好,场子太大,查票的总是看不过来,而我们又会打游击,所以往往能蹭到免费的电影。
      电影不是天天都有,在断片的时候,老街睡得很早。就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样,整条街沉睡在黑暗里。下自习后从东风桥起,独自走过差不多整条街,就算在读初中的我也有些害怕。要遇到办白事的,我则边走边跑,不敢回头……
IMG_7141.JPG
IMG_7105.JPG
IMG_7084.JPG
IMG_7885.JPG
IMG_7933.JPG
      我家住在西大街头,过了平桥就是刷房街,也叫胜利街,就象袁驿在文革时叫过战旗一样,有着政治历史的痕迹。
      为什么叫刷房街?那是因为街尾做的全是给白纸刷上各种颜色的生意,就是那种白事用的扎纸,红的黄的绿的都有。梅红纸卖得最好,特别是在腊月的时候。有时货好送,钱不好收,用药材置换也行。我家就曾带了好些天麻、枸杞之类的药材回来。抵货款算得便宜,又能赚一份利润何乐而不为。
      下街的门店是个体,货源都来自二轻局印染社,另外兼做加工的材料都到印染社去领。颜料用的都是进口货,师傅用水调好,一桶一桶去提回来,加工好了,再一手一手的五色纸交回去。外销的单子,由社里组织成批运往万县、达县、南充等地。
      说起袁驿,自然会让人联想到豆腐干。大姨在街道二厂当会计,自是跑得熟了。听说豆腐干在解放前是谭代余家的独门生意,手艺从她爹手上算起至今一百多年历史。她的独到之处在于用酸甜杆的根熬制的京酱,另外加水糖吊色。解放后,街道办起了合作社,个体并入集体,谭家的卤煮工艺也收归国营。以后就是 “袁驿街道综合加工豆腐店” 的豆腐干最地道,不仅纯手工制做,还厚实。一串一百片,一片不少。为什么这么说?那是因为我数过,还不止一次。节约的父亲图便宜,常常买些碎了的边角回来,我同样吃得有滋有味。现在想来,吃的竟是市面上没得卖的内通货,岂不更该得意。
      喜欢看豆腐块穿上白衣服,码得整整齐齐的样子,还有豆腐块压在杠子下,不堪重负流水滴汗,还气定神闲。喜欢看成排吊在空中的木方,象狼牙棒一样挑起无数的方块,还有烘房暗红的碳火,映红了豆腐块,弥散着醇厚的香气,无孔不入……
IMG_7912.JPG
IMG_7925.JPG
IMG_7896.JPG
IMG_7898.JPG
      不要忘了老街还有一条袁驿河,在我童年的那些日子里,孩子们做完功课,还要打猪草、割牛草、放牛,除了学校,就是在这里聚首了。东风桥上面那段开阔的河坝,自然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场,捉鱼的、洗澡的、放牛的,大呼小叫的人声嘈杂。还有大孩子托着小孩子的下巴,充当教练的。其实,再教也是“自由泳”一种无师自通的狗刨样式。
      记得抗旱时安装的饮用水管道,是那种大得我都抱不过来的铁管,躺在河坝砌得高高的立柱上,横跨河两岸。从公路上看去还低于路面,站在河坝往上望去却高高在上,离地十米有余。常常有几个胆大的熊孩子竟敢赤着脚从这头跑向另一头,如履平地一般。你在下面,光看,都会脚肚子发软。
       那时候的河水清澈,遇到涨大水,从沙子坪煤厂、邵兴煤厂、三王煤厂、邵沟煤厂几处冲出来的的煤块儿,汇集到袁驿河里,便成了大人们的福利。那些睡在河床上面的煤块拿脚一探就知道了,而且冲下来的煤炭都会在回水的地方打堆呢。遇到有经验的人,只等水不那么急了就可以开工……拿着虾耙,刮一层起来,再筛一筛,滤过了河沙,就剩煤块儿了。  
IMG_7142.JPG
1.jpg
IMG_7702.JPG
2.jpg
IMG_7882.JPG
      我们的玩具不多,却自制过可以往枪筒里灌铁砂的链条火柴枪。有钱家的孩子能玩滑轮车,一块木板加几个轴承,就是自己的坐骑。曲着两条腿,卖命的蹬,遇到下坡那也是有速度的……所以,三五个伙伴约齐了,也是可以比赛的。只是在那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强烈摩擦的声音,会让喜欢清静的人要疯的感觉。当然滚铁环也不安静,抽“得轮儿”(陀罗)也有声音。我还喜欢拍烟盒,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可以把衣服和手都扇破了的地步。
      小时候的老街,开得最早的店是平桥转角的国营食堂。地面都是木板的,一跑进去就空空响。五分钱或者一两粮票就能买一个大大的包子。我喜欢糖包,烫手的包子一上手,迫不急待一口下去,透明的甜汤汤一直从口腔奔流到喉头下去,一路热烈得动人心脾……现在想来,光白糖也能好吃到午夜梦回,说起来让人难以置信。
      当我们长大了,有了下一代。袁驿镇也有了国道,再有了市政公路……如此的改弦易辙,让一条街不可逆的老去。
      这样的老街好象每个更新的镇都有,象退伍的军人,有过功勋,却日薄西山;象红颜易老,有过青春,却终成画扇。但袁驿的豆腐干连同老街的记忆,年陈日久,片片生情,垒成一种望梅止渴的乡愁。在你孤独和思念的时候,不管身在何方,反复心头,越酽越烈……
      袁驿老街和我们的童年一起成长,它和我们的青春一样无悔,它和许多袁驿人的岁月重叠。它一直静静地偎依在袁驿河的怀抱里,不愠不火、不悲不亢、不屈不挠,一直向前……
3.jpg
IMG_7788.JPG
IMG_7851.JPG
IMG_7060.JPG
微信码_副本.jpg



补充内容 (2018-3-18 10:22):
先前想着写老街,只想着写过《毕家巷》《袁驿,有一道风景》,拿起笔来应该游刃有余。不料想内容太多,想表达的太多,倒杂乱无章了。
随着袁驿人李发军多次走在袁驿老街上,感受着那分真情实感;QQ上多次打挠蓝鸟,感动着袁驿人纯朴的童年;几次深夜电话李继国老人家,才知袁驿街的岁月风霜……
于是,比之我的《毕家巷》倒多了一份尊重,比之《袁驿,有一道风景》多了一份慎重,渐渐地变成了一种重量,让人不知所措。后来才明白,这种重量,是历史的重量。后来才明白,这重量是所有袁驿人的故乡情。
……感觉我在越俎代庖,好象我在摘别人树上的果实……
女儿安慰我说,老街就象那好酒,你这是让更多人知道好酒在袁驿,岂不是一件好事!
放下心里那一份不安和歉疚,大砍大修才写成此文,内心的感慨倒是一大箩。
7788186说身临其境,而我,更是感同身受。
最后择其一二,也不能表达其万一。但愿有机会,还能与袁驿再次相遇。
发表于 2018-3-18 05:48: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了一番功夫的,辛苦了!!


来自梁平论坛安卓客户端来自手机客户端(点此下载安装)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2: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袁驿老街山青水秀,一条小河从上场口贯穿至下场口。我是喝着小河的水长大的(那是在她被煤厂纸厂污染之前)。我们那一条街几百米没有一口水井(自来水还没有安装),街上成千上万的老百姓都是挑小河的水饮用煮饭。
呆呆的_t4XG1 发表于 2018-4-8 16:39.呆呆老哥哥,好久一起日个袁驿老街的夸夸(甩个电话出来)联系联系。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3:32: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是袁驿那位才子,能把袁驿描述得这么亲切和真实,这么多年了,又勾起了我心里儿时的记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0 11: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周老师:你天天看的的桥桥。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0 11: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134004apsszcak1usqa633.jpg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22:19: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tim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09:41: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点个赞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23:15: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雨后山洪暴发,将石灰水冲进小河里,给河道起到了消毒作用。每当小河涨水时,河面水流中间高,两边低,受石灰水刺激,鱼儿拼命地往岸边跑,沿河两岸不管男的女的还是老的少的,有拿虾耙(竹编)的,拿撮箕的烧箕的,拿盆盒口袋的,拿裤子衣服的(最高档次的是搬zhen,上面竹杆4角系住大网,一根大竹上面联着十字交叉小竹杆联着的网,下面在岸上用脚踩着,待鱼进网后再将网拉上来,网是细麻绳编织而成用猪血浆过),大呼小叫,不要命地抢鱼,全身透湿,没有一人身上是干的。那场面真比赶场天还闹.热,不管捞没捞到鱼,大家比捡到大元宝还高兴。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21: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71年点电灯,袁驿街上有路灯。在哪个年代很不错。听说区里还给电业局送了猪肉的,当然主要是粘了邵新煤厂的光,拉的专线。当时的电是从大竹哪边送过来的,袁驿修了一个变电站,再送往梁平、万县,形容来说就象竹子的兜兜。直辖后,电又从万州往梁平送,现在袁驿用电又象竹子的尖尖了。哪年代几家合用一块电表,经常为电费合不起扯皮。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21: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76年9月,在语录包上看电视。哪时是9 英寸还是是12英寸的,据说好是‘五局’送的一台黑白电视。50、60后应记得哟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7 22: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如同身临其境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7 23:37: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袁驿还有电影院?我小时就喜欢扇烟盒,手磨破皮流血了就不着地吊起扇


来自梁平论坛苹果客户端来自手机客户端(点此下载安装)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7 23:38: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8 06:53: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8 09: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写得实在!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8 12:18: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8 13: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很好,内容祥实!我八0年11月起在这个老街的营业所实习有半年时光,个人除了讨厌街后的煤胶油的河流外,其实蛮喜欢老街的民俗与民风滴!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8 20: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野侠 发表于 2018-3-18 13:40
文笔很好,内容祥实!我八0年11月起在这个老街的营业所实习有半年时光,个人除了讨厌街后的煤胶油的河流外 ...

商贸重镇,有历史。老街风情,有故事。人民勤劳,有特产。政府重视,有发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渝公网安备 50022802000170号

QQ|Q群②:15859176|Q群①:21483512|小黑屋|手机客户端|Archiver|梁平信息网 ( 渝ICP备11003097号

GMT+8, 2019-2-18 01:36 , Processed in 0.212062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