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郁涧底松 发表于 2015-9-10 20:53:39

父亲的路

本帖最后由 郁郁涧底松 于 2015-9-10 23:18 编辑

父 亲 的 路

         父亲生于1921年,与中国共产党同龄。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他曾三次被国民党抓壮丁。参加过远征军,到过宜昌前线抗击过倭寇。可惜思乡心切,三次都从国民党部队逃脱。最后一次从罗广文的部队逃脱,从而失去了投诚起义的大好机会,这是他终身的遗憾,我曾多次听到他为此而叹息。
回乡后的父亲积极参加过土地改革,先后经历过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和人民公社,也曾以贫下中农的身份管理过学校。但他更多地时间是在村里担任生产劳动的基层组织助手——生产队队长。
土改时,父亲也同当时所有穷苦百姓一样,从地主手中分得了三间茅草房,一到下雨天,家里就四处漏雨,难以下脚。后来,父亲硬是凭着自己的双手在这四壁透风的茅草房基础上修起了四间木板瓦房。
我家的老屋属于单家独院,门前是一条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垫梁古道,古道上铺满了一条条米多宽的青石板。这条古道是垫江梨树场(今垫江普顺镇)通往屏锦铺的大道,据父亲讲述,当年的傻儿师长出川抗日,曾带领队伍牵起线子从我家门前走了两天两夜。吓得他们直往草树堆里钻。
父亲一生养育了8个儿女,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父亲除了焦虑家里的生活开支外,还要操心队里的劳动生产,所以每天总是早出晚归,很少对我们进行耐心细致地说教。在三年困难时期,因生活紧张,临近几个村组都饿死了不少人,而我们队里却因父亲的胆大妄为,私自栽种了几亩田的白萝卜,而无一人因灾荒而倒下。在此期间,父亲还收留了一位因母亲饥饿死亡而撇下的孤独无助的小女孩,我们一家人硬是从牙缝中省下了几粒救命粮把她喂养了半个多月。当小女孩的亲人从我母亲的怀中抱走小女孩时,一贯坚强的父亲眼中闪烁着泪花。这一直是父亲引以为骄傲的本钱,年老后,他每天都要对此唠唠叨叨个不停。
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一到农闲或者下雨天,他总是扛着锄头,背着錾子、手锤,在这条历经沧桑的古道上,这里铲铲,那里敲敲。为此,他没少挨母亲的责怪。只要一看到父亲背着他那心爱的錾子笆笼出门,母亲就讽刺他说:你死了之后,最好是到丰都去弄个交通部张来当当。
从我懂事时起,我曾无数次看到过路的行人前来我家讨歇(免费住宿),只要对方一开口,父亲都会毫不犹豫的应承,并且热情的招待。免费为他们铺床打地铺,烧洗脸、洗脚水。遇到丰年,有时还要请他们吃夜宵。记得有一次,一位屏锦铺的商人到垫江普顺做小生意回家,可能是生意太好而忘记了回家的时间,到我家门前时,天已漆黑,只好揣着鼓鼓囊囊的钱包到我家讨歇。受到了父亲热情的款待(文革已经结束,农村的生活条件已有所改善)。第二天临走时,他硬要塞给父亲两毛钱生活费。父亲说啥也不收,母亲眼巴巴的望着哪崭新的两毛角票,几次欲言又止。父亲一边瞪着母亲,一边大声武气的说到:“接啥子接,哪个出门没有危难的时候,喝两碗稀饭,值得收钱吗?当年,要不是沿途百姓的乐善好施,我能从昆明走回来吗?能有我这一大家子人吗?”
母亲被父亲这顿莫名其妙的责骂吓得躲进了灶屋。等父亲送走客人后,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你吼啥子吼?人家心甘情愿的给钱,我们又不是偷,又不是抢,凭啥子不能收钱,他给钱是正分,我们不要是人情,人家领你的情吗?你记不得了啊,生活紧张那年,你好心好意收留一个过路人,人家临走的时候,连一个谢谢都没有不说,还把你的一个鼎罐,一床蓑衣都偷走了。你是好人,你是大善人,可人家的良心拿狗叼起跑了。”
“他跑脱了迈?我还不是一口气撵到麻柳场(荫平镇)把那蓑衣和鼎罐要回来了。他娃跑得脱,马脑壳。”父亲自豪的回答。
“你能干,还不是冤里冤枉的耽搁了一大上午的功夫,弄得队里扣了一大家子人的伙食,只差没把全家人饿死!”
2005年的一场大雨,冲毁了梁(平)垫(江)交界的一座古老石桥,这个长达6米的庞然大物,少说也有上万斤,没有几十个壮劳动力,谁也奈他不活。人们只有摇头叹息着绕道而行。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已是85岁高龄的父亲又背起他那心爱的錾子笆笼出门了,一连半个多月,他老人家硬是一錾子一錾子的从倾斜的桥石板敲打出一个个的脚板印,供过往的行人通行。为此,父亲得到了不少赞许。
2009年,89岁高龄的父亲终于走完了他的人生历程,安详的步入天堂。我们8个子女却为他那心爱的錾子笆笼犯愁了,把它烧到阴曹地府吗,像父亲一样刚强的錾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融化;把它埋在棺材里吗,按照迷信的说法,铁家铁伙无论如何也不能埋在棺材里。最后,我们8姊妹一直同意将父亲心爱的錾子笆笼悬挂在老屋的墙壁上,作为我们永恒的纪念。
愿父亲在天堂一路走好!你所铺设的路永远铭记在孩儿们心中!

BlueCode 发表于 2015-9-10 21:15:58

操劳的好人,顶一个

美丽梁平人 发表于 2015-9-10 21:17:17

:time:

郁郁涧底松 发表于 2015-9-10 21:49:22

BlueCode 发表于 2015-9-10 21:15
操劳的好人,顶一个

谢谢友情顶贴!:handshake

郁郁涧底松 发表于 2015-9-10 21:49:41

美丽梁平人 发表于 2015-9-10 21:17


:handshake

江山 发表于 2015-9-11 08:41:53

:time::time::time:

千重浪 发表于 2015-9-11 08:56:14

情真意切:time::time::time:
另外请问,垫江普顺至屏锦的古道还在吗?请明示路线为谢!

凹凸曼 发表于 2015-9-11 09:03:48

    从艰苦年代过来的人,素质就是不一样。现在的人都变了,变得势力了。

周一郎 发表于 2015-9-11 09:06:20

平铺直叙。
情真意切。

郁郁涧底松 发表于 2015-9-11 12:14:43

千重浪 发表于 2015-9-11 08:56
情真意切
另外请问,垫江普顺至屏锦的古道还在吗?请明示路线为谢!

由于村村通工程的实施,这条古道早已不复存在了,古道上的石板也被那些贪图小便宜的村民们扛回了家!:'(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父亲的路

渝公网安备 50022802000170号